澳大利亚学者论述澳大利亚“亚洲观”

澳大利亚学者论述澳大利亚“亚洲观”
中新社悉尼8月13日电 (崔琳)澳大利亚怎么看亚洲?应悉尼国际联系与公共事务研讨院(SIPIA)主席、新南威尔士州上议院助理议长肖凯·莫索曼之邀,澳大利亚闻名前史学家、澳大利亚亚洲观研讨威望学者大卫·沃克(David Walker)教授,12日在新南威尔士州议会论述他在澳大利亚亚洲观方面的最新研讨成果。沃克以为,自19世纪中期以来,澳大利亚人以为自己是一个被“亚洲人”所围住的“白人”国家。尽管澳大利亚幅员辽阔,紧邻亚洲大陆,可是因为明显的文明差异等要素,导致澳大利亚很难找寻自己的定位和人物,澳大利亚人因而以为只要得到“白人”国家的支撑,才干保持安全。跟着二战完毕,欧洲国家彼此建立了更为亲近的联系,澳大利亚也逐步意识到与亚洲国家共生的重要性。随之澳大利亚废除了施行70多年的“白澳”方针,这个行动一方面缓解了该方针给原住民带来的伤口,另一方面也呼吁人们要懂得与亚洲国家友爱往来。他说,有鉴于此,历届澳大利亚政府经过一系列政府办法及方案企图将澳大利亚的形象从一个高傲的白人侵略国改动成为一个亚洲的友爱邦邻。尽管“白澳”方针是一段种族主义和白人主导的前史,可是跟着澳大利亚非殖民化的改动和日渐敞开的移民方针,澳大利亚逐步打造成为一个多元文明交融和容纳的国家,但在这个转型进程中也展示了澳大利亚去殖民化的不坚定和改动,以及澳大利亚在应对国际不断改变所反映出来的杂乱性和不确定性。悉尼大学副校长史蒂文·戛顿(Stephen Garton)教授也参加了此次评论。他表明,澳大利亚从前的“白澳”方针一向源于心里对亚洲的惊骇和焦虑。跟着年代的敞开,澳大利亚也逐步意识到从前孤立主义者情绪的过错。当亚洲文明逐步与澳大利亚相交融后,从食物到艺术,从思想到文明,都使澳大利亚逐步成为容纳、敞开、友爱和安闲的国家,这个决议计划无疑是成功的。澳大利亚和亚洲国家仍在许多纤细的、杂乱的、多边的和多元文明及方针上面临着许多机会和应战,因而澳大利亚和亚洲需做很多的作业来强化彼此之间的联系。论坛上,沃克还发布了他的最新作品《停滞的国家》,是他在1999年出书的《焦虑的国家》的续集。该书首要调查和探讨了在第二次国际大战期间直到20世纪80年代,澳大利亚与亚洲之间的触摸和沟通,以及澳大利亚亚洲观的演化进程。(完)

Posts Tagged with…

Writ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