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技术进步 “强制技术转让”是无稽之谈

我国技术进步 “强制技术转让”是无稽之谈
“强制技能转让”是无稽之谈(钟声)以所谓的“强制技能转让”抹黑我国,美国一些人兴致勃勃,乐此不疲。对此,世界社会和美国国内质疑之声不断,工商企业界更是嗤之以鼻。但美国一些人沉浸其间难以自拔,不时扯着喉咙鼓噪一番。我国政府在参加世界交易组织议定书中早已明示,不以技能转让作为同意外商出资的条件。世贸组织《与交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对知识产权维护的规范很高,而我国这一许诺现实上超越了该协议的要求,是绝大多数其他世贸组织成员在多边交易系统下没有作过的许诺。我国没有任何法令规定外国企业有必要转让技能给其我国协作伙伴。企业之间的技能转让,是世界经济协作中正常的商业行为。外国企业与我国协作伙伴依照商场准则展开技能协作,在相等洽谈基础上自愿签定具有法令约束力的协议,是商场主体间互利共赢的自主挑选。企业出于本钱效益考虑提出的正常商洽要求,归于企业的议价权力,理应维护。即便外方以为中企具有乱用商场分配位置的行为,也完全可以根据世界规矩,走反垄断申述和诉讼途径加以解决。试问,有哪家外国企业会自虐式地跑到我国来做亏本的、被强制的生意?世界有识之士指出,美国一些人四处兜销“强制技能转让”的说辞,既违反商业道德,也凌辱了外国企业家的智商。投入与产出,历来都是互为因果的。技能的改造与互通是生产力展开的原动力,经过转让部分技能有用收回立异本钱、翻开商场,为新技能研制供给后续支撑,是跨国公司的惯例运作形式。更何况,在优胜劣汰、竞赛剧烈的商场环境下,不拿出先进的技能,商场份额、商业赢利缘何而起,从何而来?就这样一个再简略不过的商场规律和经济知识,美国一些人却能挑起事端,岂非咄咄怪事?!欧洲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丹尼尔·格洛斯一语中的,我国的技能进步才是一些人炒作“强制技能转让”的重要原因——“早年,西方企业很乐意转让技能,由于它们以为我国协作伙伴不管如何没有才能吸收和把握那些技能。但是跟着我国理工科本科毕业生人数超越美国和欧洲的总和,上述预期幻灭了。”我国有近14亿人口的巨大商场,有全球规划最大、最具成长性的中等收入集体,我国欢迎外国企业来华出资兴业,不管曩昔、现在仍是将来,都不会设置技能转让门槛。外国企业与我国企业展开科研协作、技能转让,绝不是什么“城下之盟”,而是商场规律的效果,是利益驱动的成果,其意图在于占有更大商场、发明更多赢利。我国的“强制技能转让”纯属捕风捉影,美国的“强制技能不转让”却是白纸黑字。他们阻遏我国企业出资美国科技公司、约束对华高科技出口、动用国家力气对我国民营高技能企业进行无端镇压。美国一些人的如意算盘是,既要享用他国商场的盈利,又要永久占有“技能霸主”宝座,将他国限制在全球价值链的低端。本相终会大白,公道自在人心。规劝美国一些人收起蜚短流长、强词夺理的花招,要知道,泼脏水的“技能”再高明,其无稽之谈也能被世人所识破。

Posts Tagged with…

Writ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